3点一刻

拉开哥哥的拉链跪下吞吐 拉链拉开掏出来



何新雨在一阵天旋地转中摔倒在地,不巧,额头与床头柜子的木头腿上来了亲密接触,邦的一声闷响令她自己都耳鸣了。

当下,何新雨所有的感官罢工瘫痪,只除了疼。

“哇呜呜呜…”倒是那个小不点哭得比夏天的知了还刺耳。

褚陈橙愣怔完,看着地板上东倒西歪的两人,仍然不知所措,只好先去扶起好朋友:“没事吧?”

何新雨摇摇头,左手捂着额头,在好友的搀扶下站起身,还有点晕眩。

躺在地上打滚的何元目睹何新雨和帮凶沆瀣一气,哭的更大声了。

何新雨对哭闹的陌生弟弟无从下手,又回想起昨天第一次见面的情景。

拉开哥哥的拉链跪下吞吐 拉链拉开掏出来

正好是吃晚饭的点儿,何展霖引着女人小孩,向自己和奶奶简洁明了地阐述了一家人的关系。

奶奶对于多出的儿媳和孙子一点也不惊讶,应该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存在。

何新雨在情感上向来迟钝,对于奶奶和他们暗中勾结往来,没有蒙在鼓里的难过和愤慨。

这个替代了妈妈位置的女人叫姜楠,比妈妈还要美丽,尤其她说话的时候,会特有一种软糯温婉的女人味,和豪爽爱说笑的妈妈不同。

姜楠对自己十分温柔地笑,何新雨并不讨厌她。

她怀里的小家伙,和她一样漂亮,唇红齿白,漆黑的大眼睛充满疑惑,盯着何新雨眨啊眨的,接着害羞地叫了她一声姐姐。

可是眼下闹了如此大的矛盾,那个叫她姐姐的小男孩此刻倒在地上鼻涕眼泪糊一脸,并愤恨地瞪着自己。

褚陈橙捂着耳朵,烦躁地盯着地上的何元,扯扯发怔的何新雨,问怎么办。

何新雨走到何元背后,朝她道:“先把他扶起来。”

“哦。”褚陈橙正要过来搭把手,瞥见门口快步走来的女人,突然蹦出来两个词,完了,好美。

只见那女人抱起小何元,右手拍背哄,看了她们一眼,说了句没事就离开了。

过了一阵,褚陈橙眼珠子转过来,问:“这是你后妈?”

何新雨点点头,心里挺后怕的,怕他们向爸爸奶奶告状。

“还挺优雅的。”褚陈橙又说:“你说她会不会向你爸说我们打了她儿子?”

“不会吧。”何新雨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心里也没个底,因为她同样知道后妈是一个凶残且恶毒的物种。

十岁的何新雨第一次熬夜了。但是当天晚上,脑子里预想的事没有发生。

次日一早,姜楠拉着何元来到她的卧室里。

“小雨,可以带你弟弟玩吗。我和你爸爸有事要出一趟门。”

何元忽闪着眼睛,藏在姜楠身后,好像很畏惧她。

何新雨脑袋懵懵的,对着女人温柔的笑脸,心生一股冲动,很想要解释昨天发生的事情。但她只开口说了句好。

姜楠再次提醒:“奶奶也在家,有什么问题可以和奶奶说。”

何新雨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姜楠微笑,顺便摸摸她的发顶:“真乖。”

“元元,在家里和姐姐好好相处哦。”

何元很不情愿,嘟着嘴:“妈妈,我要和你一起……”

“爸爸妈妈晚上就回来了。乖乖等我们。”

姜楠安抚地亲了儿子一口,把他的小手递给何新雨。

何新雨抓着何元的小手,目送姜楠离开。

房间只剩下他们俩,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,何新雨看了何元一眼,连忙松开他的小肉手。

何元先是疑惑地瞧了她一阵,然后像是悟出了什么,狠狠瞪了她,撅着嘴巴出去了。

何新雨没有追出去,反正有奶奶在,也不用担心,于是摸出了寒假作业,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。

可是没过一会儿,身后冒出脆脆的奶音。

“姐姐。”

何新雨惊讶,回头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何元咕哝:“奶奶出去买菜了。”

“哦。”何新雨转过身,再次拿起笔,刷刷地写字。

“姐姐。”

这次,何新雨头也不抬:“又怎么了?”

“我想尿尿。”



拉链,哥哥,拉开哥哥的拉链跪下吞吐 ,拉开哥哥的拉链跪下吞吐 ,
3点一刻《图说新闻》栏目小编精心为您提供《拉开哥哥的拉链跪下吞吐 拉链拉开掏出来》在线阅览,3点一刻以收集图说新闻优质内容为宗旨倾力打造一个品牌网站,更多好看的图说新闻尽在3点一刻:(www.3dian0.com)。

首页> » 图说天下 » 图说新闻 » 拉开哥哥的拉链跪下吞吐 拉链拉开掏出来